公告版位

詛咒現世見

 

    詛咒和符咒一樣,會變成真的,所以要戒除詛咒,而且須要時時審視自己的行為,勿使過份而遭到他人詛咒。

在噗浪的版面有『karma』字樣和後面有數字,有人問是什麼意思?

有人回答:「『karma』根據『噗浪者』的說明是有『業障』的意涵,至於後面的數字,是上噗浪的分數。」

      內人說:「『karma』在印尼文是指『詛咒』的意思。」

同時她說了兩個親身經歷的『karma』真實故事,下面就是所說故事。

 

第一個故事用古書《四言雜字》的這幾句話:

「為富不仁,刻薄成家,理無久享,」就道盡了故事內容!

 

      印尼這個國家是以母係為主的社會關係。筆者岳母有姊妹三人,她排行第三,上有大姊、二姊,三人一起承襲母產。她們三人因為感情很好,好到只有房子分開住,田地都大家合作種植。

      後來,二姊不幸先病逝,大、三房就依母傳方式,聯合商量決定,把三分之一的地產,分給二姊的五個子女。二姊的五個子女,分別是三男兩女。

這三男兩女全部都有職業,其中最大的是男生,這個身為大哥的上班所任的職位,是五個男女當中比較突出的,是鐵路局副局長。

就因為這個原故,在分地產的家庭會議當中,大姊、三妹才把該分出去的三分之一全部地契,當著其他四個外甥兄弟、姊妹的面,交給這位大外甥去進一步分配,而他的弟妹也沒有異議。

分地產的家庭會議過後將近兩個月,主事人大姊和三妹,正在大姊家商量到這個大外甥,為何還沒有把土地分割、分配好的時候,門外卻出現二外甥和三外甥女兩人,合力拉扯著一個陌生男子往阿姨家來,一面走還一面爭吵。看到了阿姨,二外甥氣呼呼的向兩位阿姨報告:

「這個人在我們的土地上種菜,我阻止他,他還說我莫名其妙,說土地是他買的,為什麼不可以種?」說著把人硬拉到阿姨的前面。這時大阿姨走近陌生人身邊,滿臉迷惑的問對方:

「這位先生,你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嗎?」陌生人舉高右手,往二外甥面前一攤,很不耐煩的回答:

「我已經告訴他們N次了,這土地是我剛向他大哥買而且已經過戶了,他們就是不信,還把我強拉到您這兒來,真是見鬼!」二弟聞言,頓時一臉怒火,雙拳緊握,驅身向前準備揍人,同時說:

「你說什麼?再說一句我就對你不客氣!」這時三阿姨快速走過來,把二外甥一把拉開說:

「人家已經說這麼清楚了,你不可無禮,我們該做的不是跟他吵架,而是趕緊找到你哥哥問個究竟才對。」說完回身向大姊語帶迷惘說:

「看來我們這次分地產是太大意、太信賴大外甥了!」大姊也語帶不安洩氣的回答:

「真想不到,堂堂一個鐵路局副局長,行為竟然如此令人難堪!」說完向陌生人致歉,然後讓他離去。

之後,開始聯絡大外甥,到第三天,才把他請到眾人面前開家庭會議。大家見面,氣氛詭異僵化,眾人的眼睛都集中在大外甥身上,只見他渾身不自在,不時的用小手巾擦額頭的汗,雙眼飄忽不定,不知看那裡才好,最後索性往天花板看。大阿姨身為尊長,她首先打破僵局對大外甥提議說:

「我說啊,紙是包不住火的,你身為老大,是四個兄弟姊妹的榜樣,又是德高望重的鐵路局副局長,請告訴我們,你的算盤是怎麼打的?你,是怎樣對待自己的骨肉弟弟妹妹的?」只見他用小手巾掩口乾咳了幾聲,又掩鼻擤鼻涕、擦鼻涕過後,眼睛向眾人掃描了一遍,才尷尬不勘,無力的說:

「因為我跟朋友合股建設新社區來賣,一時不夠資金,所以把土地全部賣了」,他清清喉嚨之後,繼續說:

「我是想等新社區房子賣完,再把錢分給弟妹!」三外甥女以不屑的語氣反諷:

「有這麼好的哥哥,我們竟然沒有發現!照你這麼說,我們不但不能怪你,還應該反過來感謝你嘍?」接著三阿姨還是懷疑的問:

「這麼重要的事,難道不能大家商量好再做嗎?」三阿姨停頓一會才繼續說:

「何況這地,並不是你一個人私有的,再怎麼說都是我們祖先克勤克儉留下來的,不可以隨便說賣就賣的」,大外甥聽後繼續辯駁說:

「三阿姨的話是沒錯,但是投資機會瞬間即逝!所以我才抓住最佳時機出手。」他說完又不自主的擤鼻涕、擦鼻子。

既然大外甥說得頭頭是道,而且地也已經被賣既成事實了,大家也就只好等待以後,看他能投資收獲多少?

但事實是,幾年過後,大外甥越來越有錢,房地產越來越多,而他也仍然用「投資尚未回收」為理由,搪塞欺騙阿姨和自己親弟妹。

被欺騙的阿姨和他的親弟妹,在認清他的廬山真面目之後,難免會詛咒他:

「太沒良心!吃掉我們的土地,有一天一定會倒閉的!」

「我向阿拉祈禱,讓我早一天看到他的報應!」

果然,十幾年後,他真的倒了,鐵路局副局長職位被撤銷了,負債累累,到處躲避債務!真的讓阿姨和他的弟妹們,親眼看到了報應。

 

第二個故事:外籍勞工的詛咒成真。

 

西元20002002年,蘇琳(印尼籍勞工,蘇琳是化名)與另外三名(泰國籍)外籍勞工,一名送貨司機,同在台南縣一家塑膠工廠工作。泰國勞工是塑膠工廠機台操作、塑膠製品的主要生產人員,蘇琳則偏向助理,幫忙泰勞搬運原料、成品進出工廠,外加煮飯、打掃與打雜。

西元2000年當時,塑膠產品的需求量還不錯,工廠為了趕貨,常常會夜以繼日的加班,有時候老闆怕貨趕不及,就會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犧牲外勞的假日,強迫外勞加班,而給的加班費也通常都不高,因此,常常引發抱怨和抗議。

有一個星期天早晨七點,蘇琳在工寮宿舍二樓正準備起床做早餐,就聽到樓下傳來的老闆大嗓門:

「蘇琳,蘇琳──趕快下來!」她聽到後,立即起來穿好衣服,咚咚咚跑下鐵架樓梯,到了老闆前面一鞠躬,然後問:

「老闆早!請問老闆有什麼事?」只見老闆滿臉不悅的問:

「阿宏、阿金、阿安呢?(三個泰勞的名字)怎麼一個人都沒有看到起來工作!」說完眼睛往泰勞宿舍搜尋了一會兒,然後才把視線移回到蘇琳身上。蘇琳滿臉無辜的回答:

「昨天好像有聽阿金說他的女朋友今天生日,要去為女朋友慶祝,阿宏也說要為阿金做陪,阿安沒有說要去,會不會還在睡覺?要不要我上去他們宿舍看一下!」老闆聽說,立刻生氣的往泰勞宿舍走過去,一面走一面大聲叫:

「阿安,阿安──,趕快給我下來工作!」這時蘇琳緊張起來,跟在老闆後面說:

「老闆,還是我上去叫阿安下來吧!」老闆聽說,停下腳步面對蘇琳:

「好,妳去叫他馬上給我滾下來!」於是蘇琳繞過兩座機台,走帶跑的咚咚咚咚登上鐵架樓梯,右轉到了泰勞宿舍一看,宿舍的門沒關,但蘇琳還是禮貌的敲敲門板才問:

「請問阿安在裡面嗎?」宿舍裡面傳來打哈欠的聲音,接著聽到阿安回應聲:

「我聽到了,我操,每天一大早就鬼叫,鬼叫!」蘇琳聽到回答聲,確定阿安已經起床,就無奈的在門外答腔:

「老闆要你趕快下去工作喔!」說完又加了一句:

「我也要趕快去做早餐呢!」才快速下樓,她看見老闆正在起動生產機台,就走帶跑的過去向他報告:

「阿安說馬上下來」,她看老闆點了點頭之後,繼續對老闆報告:

「那我去做早餐嘍!」她等老闆又點了頭才回頭往廚房走去。

過一會兒,阿安下樓來,到他自己分配的機台時,老闆也走到他的機台旁邊,對他一臉嚴肅的開始訓話:

「昨天不是已經說好今天七點上工加班嗎?」老闆一面把左手舉起看手錶,一面責備阿安:「你自己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了」,老闆看見手錶時間在七點二十五分,然後繼續數落阿安:

「你自己看看現在幾點了?你這種不守時的態度,有像是一個出國去努力賺錢的人嗎?」阿安也不回話,逕自低頭,右腳在地上左右不停的擦畫著,他的無言舉動,讓老闆一時語塞,接著要他打電話給阿金、阿宏,叫回來上班,說誰不回來的話,就送回泰國!結果阿金最後還是沒有回來加班,也因此被送回泰國。

經過阿金被送回國去的事件,阿宏和阿安兩人,表面上雖然不敢反抗老闆毫無仁慈的對待,但是私底下和蘇琳聊天時,卻毫不留情的詛咒老闆:

「這麼沒人性的老闆,一定不會有好下場!我會眼睛睜大大的看著」

「就算那個時候,我可能不在這裡,看不到他倒閉的那一天,但我堅信,一定會有人看得到。」

蘇琳每年都會去台南找老闆娘敘舊,因此也親眼見到了泰勞當年的詛咒,雖然工廠沒有真正倒閉,但是近年來的塑膠工業景氣一落千丈,工廠只剩一個人,就是送貨司機,現在工廠就只他獨自一人,包做全部的工作,而且是一日打魚,三天晒網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幸福園地

liiching645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lice
  • 做人要厚道啊~~
    謝謝好友分享
    晚安
  • 人間一點都馬虎不得。
    日安!

    liiching64523 於 2016/05/11 10:0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